神存在吗?
http://www.lnjq.org 2002年06月24日 辽宁教区 字号:T|T
    神存在吗?
    
    神是否存在?这是宗教的关键问题。如果没有神,宗教便成了人为的把戏,慕道班也不过是一种社交活动罢了!以下我们尝
    
    试探讨几个显示有神的论点:
    
    一、从良心到神的存在
    
    人不分善、恶,都有良心。虽然我们对善恶的定义未必一致,但“行善!避恶2”或“善要行!恶要戒!”这原则,却是无人不遵守的。我们做了自认为是善的事,良心就会夸赞;做了自认为是恶的事,良心就会责备。有些人甚至为了追随良心的呼唤,而置死生于度外。更奇怪的是:无人能够真的“埋没”这个良心。即使大奸大恶的人,也无法完全压制良心的抗议。良心是那样地独立于我们主观控制之外,每当午夜梦回,或在面临死亡时,就是最恶的人,也难逃良心的谴责。
    
    这个良心的来源就是神。梵二说:“在良心深处,人发现法律的存在。这法律的呼声告诉人应当‘好善、行善、戒恶’……人拥有天主在其心内铭刻的法律,而人性尊严就在于服从这法律(即按良心的驱使去行事)……良心是人最秘密的核心和圣所,在这里所内,人独自与天主会晤;而天本的声音,响彻于良心至秘密的角落。”(《现代》·16)
    
    二、从因果律及宇宙起源到神的存在
    
    有果必有因;但世上的一切因,都必然同时也是果。例如某鸡是某蛋的因,但该鸡本身同时也一定是另一只蛋的果。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呢?你可以说,它们都是慢慢进化出来的。但如果你坚持一直推上去,你必然要承认有~个开始:生命应有一个开始,或者物质应有一个开始。这个一切因的因;一切都是由他而开始的第一因,便是神。他本身只是因,而不是任何因的果,因为他是第一因。你可以说:宇宙也可以是永恒的、无穷的;它不必有因,它自己就是因。但根据科学上公认的热力学第二定律,如果宇宙已存在了一段无穷尽的时间,它应该已达到一个“平衡状态”,即是说:在宇宙中,所有分子、粒子都已平均地分布,宇宙中应该再没有银河、星系或星球,而只是一个冰冷的、黑暗的、没有运动的、死的宇宙。但宇宙仍在运动、仍在扩张、仍是热的,所以它不可能已存在一段无穷尽的时间。换句话说,宇宙是有开始的。
    
    又根据天文学家的发现,我们的宇宙观在正在向所有方向扩张或扩散,好像一个吹气的气球。如果你把整个过程像电影般倒转,便会回到一点,那就是大约于二百亿年前发生的一次宇宙“大爆炸”。这便是宇宙的开始。
    
    如果连宇宙本身都有开始,它便需要有一个时间性的、永恒为、没有开始的、不必其他原因的神去创造它,使它开始存在。
    
    三、智慧的安排比偶然的发生更可信
    
    宇宙的一切都很有规律。
    
    太阳的表面有华氏一万二千度的高温,但地球和太阳的距离,却恰好可以使地面上的生物得以生存。如果月亮和地球的距离近一些(例如相距五万英里),由于两球间的吸力加大了,地球的潮水便会汹涌澎湃,而使地面每天水浸两次,淹没了陆地上的一切生物。
    
    至于四时的代序、地球上生态的平衡、种瓜得瓜等等规律……都是奇妙的、和谐的,甚至是充满美感的。但你仍然可以说,它们可能都只是偶然。不过,要说宇宙的秩序是种偶然,就好比说:某次有一个排字房的铅字架倒翻了,排字工人把铅字拾了起来,刚好就排成了一本书。这未必无可能,但我们宁可相信,这本书是人智慧的成果,而非一堆铅字的偶然组合。面对秩序井然的宇宙,我们认为要承认有一位智慧的神去管理和安排,总比要承认这一切都是偶然的,更为容易和更为合理。
    
    四、由美善之国的追寻到神的存在
    
    人都在追求真、善、美,或至少追求他以为的真、善、美。
    
    许久以前有一出电影叫“梦断城西”(West毛ide Story),讲述两帮流氓互相斗争的故事,后来愈争愈烈,终至弄出人命。男女主角原本分属两帮,但爱情使他们走近了,而且愿意化解双方的仇恨。但可惜故事的发展,使双方仇恨有增无已,悲剧终于到了无法化解的地步。他们在末了只能无奈地共唱一首歌:何时有一个地方、一个时间,让我们有一个新的开始,让大家互相宽恕、互相抉持、互相爱护?
    
    其实,他们心底里所要求的,正是一个美好的国度,一个洋溢着正义、和平的美善之国,那里没有仇恨,没有争斗,只有爱、宽恕和接纳。可惜,直到电影的终场,这个国度始终未曾出现。受苦的人仍在受苦,悲剧只是暂告一个段落,它还要不断地延续下去。城西的梦断了,追求人间天国的愿望,终于还是落了空。
    
    这个美善之国会出现吗?千万年来,人类年年月月地期待着的美善之国,叫它世外桃源也好、叫它香格里拉(Shangri-la)也好,难道就只能是诗人、文艺工作者的幻想吗?如果真的是这样,人类追求幸福的愿望,不就成了一出趣剧、闹剧,或甚至是悲剧吗?万物之灵的人类,不是比翼顽的无灵之物更可怜吗?
    
    如果人生不是一个大悲剧,那么,启示录的话便是一个真正的喜讯:“随后,我看见了一个新天新地……天主要同人们住在一起……他要拭去他们眼上的一切泪痕;以后再也没有死亡,再也没有悲伤,没有哀号,没有苦楚,因为先前的都已过去了。”(启二十一1-4)
    
    五、有情世界有情天
    
    当我们说有神的时候,我们不是在说一个哲学上的、理念上的、抽象的神,他也不是一个高高在上、冷若冰霜、无视人间疾苦的神。他是有情、有心,能感受到我们所感受的,能同情我们的神。他进入了人类的历史,分享了人类的命运。他曾降生成人,拥有一个和我们相同的生命。当我们面对人生的挑战,被压得透不过气来,又感念到人间种种的凄怆、不平、怨愤、是非、罪孽的时候,我们很难没有“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感慨。但那边,那位身悬十字架的耶稣,同时也在悲痛地哀鸣:“我的天主,我的天主,你为什么舍弃了我?”这真是一位洋溢着悲情的大主宰,深切地领会和感受到人间一切的悲哀和惆怅。这时人类所有的忧愁、痛楚、罪恶和污秽,全都压在他身上。他的最后呐喊,正代表了他承担着人类的一切重担,他终于在无比寂寞和凄凉中死去了。
    
    如果耶稣就这样地死了,那不过只是众多历史悲剧之一,就如屈原、岳飞、文天祥、苏格拉底、甘地等等一样。但耶稣的死却完全不同,他复活了,他不单是一个伟人,他更是神。他战胜了死亡、痛苦和一切不幸。他告诉我们,我们在世上所经历的一切,都不会是白受的,因为一切都有导向新生命的可能。罪恶、痛苦与死亡并不是那么的可怕,因为复活的生命将会由此而激射、迸发、穿越而出。
    
    这位有情的主宰其实在告诉我们:世界是有情的、人生是有倩的,一切都是有情的。只要我们努力地活,努力地进入他的国度中,一切束缚我们的东西,最终都会被解除和松脱。那为一切人而预备了的美好日子,最终是会来临的。

版权所有 天主教辽宁教区 Copyright © Lnjq.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南乐郊路40号 邮编:110011
电话:024-24812527(教区) 024-24124403(祭服制作) 024-81232557(塑像制作)

ICP备案编号:辽ICP备080063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