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是否存在
http://www.lnjq.org 2003年11月16日 辽宁教区 字号:T|T

世界内在价值(物质世界)无法让人性欲望的饥渴得以永远的解喝,除非找到超然世界又在世界里面的天主才能让欲望得以满足。但是,天主又无味、无色、无形、无象,我们中国人又怎能相信他的存在呢?
  万物本乎天;天者,人之始也。“天”在中国人的心目中是万物的根源,人类的开始,至高无上的唯一真神。这种"神"的见证,确实烙印在我们中华民族的历史年轮上:明朝始建的祈祷殿即是现在的北京天坛。天坛是古代中国的"天子"率领龙子龙孙和高官朝臣在冬至前隆重地举行一年一度的祭天大典的地方。在《大明会典》中的祈祷词:“创造宇宙的主宰,我仰望您;您所住的穹苍,是何等的广大啊。我是卑微的仆人,以此隆重的仪式来敬拜您。您的臣仆如柳条般叩首,以表我小蚂蚁一样的心愿。蒙您的眷顾,给我您的旨意,让我成为一国之君;我深知自己无能,恐怕辜负了您的大恩大德。所以,我要遵守您的典,竭心尽力效忠您。遥望您天上的殿宇,我祈求您能够驾着天上的宝车降临到这个祭坛上,您的仆人就在您面前下拜,期待您的到来,我与随行的百官都列队向您跳舞敬拜……。上帝啊,求您悦纳我们的祭物,看顾我们。我们敬拜您,因为您的恩泽永无止境。”但是,在今天瞻仰天坛的人,有谁知道昔日中国皇帝祭天大典那段美丽的祷词呢?
  我们中国人对“天”的信仰态度与欧美人所信仰的神是同一的。但是,我们东方人对“天”的信仰仅仅认为“天”创造了世界之后,就拂手而去,任其自生自灭(自然神论);而欧美人的“天”却是掌管,并眷顾世界的“天”。他们的信仰告诉东方人:天主子耶酥来到世界上告诉我们--造物主时时刻刻眷顾他所创造的一切;他是宇宙的根源与主宰,从他开始,结束又将是他(默二十一6)。
  创世纪一1:“在起初,天主创造了天地。”
  若望福音一1-3:“在起初已有圣言,……圣言就是天主;万物是借着他而造成的,没有一样不是由他而造成的。”
  默示录四11:“祢创造了万物,万物都是因了祢的旨意而存在,而造成的。”
  圣咏104:24:“上主,祢的化工,何其浩繁,全是祢以智慧所创造。”
  圣咏145:9:“上主对待万有,温和良善,对他的受造物,仁爱慈祥。”
  智慧书八1:“智慧施展威力,从地极直到地极,从容治理万物。”
  智慧书十一24-26:“祢爱一切所有,不恨祢所造的。若果祢憎恨什么,必不会造成它;若果祢不愿意,什么东西能够存在?若果祢不吩咐,什么东西能够保存?爱护众灵的主宰,只有祢爱惜万物,因为都是祢的。”
  宗徒大事录十七28:“我们生活、存在、行动都在他内。”
  厄弗所书一10:“当时期一满,就使上天下地的万有,总归于基督元首。”?quot;
  天,虽然已在中华民族的灵魂上打上了烙印,然而,中华民族的“现代人”却拒绝他的存在,否定他的真实性,甚至于把他挤出宇宙天地间:哪里有神的存在!世界是我们双手创造出来的。我们现代的中国人难以接受他的存在,渊源于文化历史背景。中华民族有五千年文化的悠久历史,在这个传统的基础上,接受“唯物论”的扩张。中国人在“唯物”至上的教育陶成下,“唯物”思想已根深蒂固。有着这种思想的中国人,很难认同“神”的存在,甚至不能予以接受那看不见,摸不着,经验不到的“神”,是合情合理的。正因为神是无形无像的“东西”,这种东西为中国人来说是“捕风捉影”,又怎能让有“唯物”思想的中国人接受呢?天主的存在对于中国人来说是非常荒唐、可笑、滑稽。既然中国人不相信感触不到,经验不到,不可见的天主存在,又为什么相信那从未见面的远祖的存在呢?然而,这些看不见的“存在物”,却是“实实在在”的。
  我们是人,是有理性的动物,又是中国人。中国人在没有弄清楚“存在物”是“什么”之前,难以相信它是“真”的,更好说是不可能的!若果道听随信,不是很轻浮吗?他人指鹿为马,也盲目附和应是,随波逐流,此时,人是否仍是人?中国人是非常精明的民族,她首先要认识事物的真相,不凭情感的冲动,却非常理智地相信并接纳一种从未认识的“东西”。伟大的中国人要相信自己经验不到的“东西”,决非件易事,这种谨慎心态是非常保险的。珍惜生命的中国人,要把自己的人生意义与存在的价值投在“不可知”身上,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天主的存在性与真实性对于受“唯物”影响的中国人来说,是绝对持怀疑的态度和投怀疑的票。我们要认识那"不可知":天主?首先探讨理智的认识:从受造物:世界和人类开始认识天主。
  人面对真理和美善、伦理道德的意识、自由和良心的声音、无限欲望的渴求而自言自语:难道天主真的存在!人从宇宙的运行、演变、秩序和美丽,可认出天主是宇宙的起源与终向。世界和人类都证明自身并不是自己的起源与终向,只是分沾了那不可见,不可捉摸,无始无终的“存在物”。人类透过这些途径,能认识和体验宇宙间有一“存在物”。这“存在物”为天主教而言是“天主”:万有的起源和终向。
在祟拜"真主阿拉"的阿拉伯世界里,我们常常目睹他们对真主的信仰。有一天,一位信奉“唯物主义”的人看见"阿拉门徒"旁若无人地俯伏在地朝拜真主阿拉,就以讽刺的语气嘲笑他说:“难道你千真万确知道真主的存在吗?!”当那位发难者的声音进入祷告者的耳朵时,他却不慌不忙地说:“当我在沙漠中行走时,我分辩出那是谁的脚印,是人乎?兽乎?同理,当我看到万物的创化,受造物的奇妙、大地、海洋、穹苍和到处散发稀薄空气的美丽、太空人所描述的太空:万象的神奇、错综复杂之千千万万的宇宙行星,竟然秩序井井有条而运行时,我不能不相信在宇宙间必然有一位策划者凭借自己的能力和智慧,才有如此和谐的世界。这个策划者就是我所祟拜的真主阿拉。”确实,透过受造物:宇宙的和谐秩序、万物的美丽、大自然的法则、无限欲望的追求、良心的呼唤,感受“他”的存在。受造界和人身上那种固有的美善,反映出更祟高、更恒久的美善:真、善、美、圣、爱的天主。这种美善驱使我们寻找世界与人类的起源和归宿。
  宗徒大事录十四15-17:“是天主创造了天地,海洋和其中的一切……但他并不是没有以善行为自己作证。他从天上给你们赐了雨和结实的季节,以食物和喜乐充满你们的心。”
  宗徒大事录十七24--28:“创造宇宙及其中万物的天主……是他将生命、呼吸和一切赏给了众人……给予人类立定了年限和所居住的疆界;如果他们寻求天主,或者可以摸索而找到他。其实,他离我们每个人并不远,因为我们生活、行动、存在都在他内。”
  智慧书十三1-9:“凡不认识天主的人,都是真正的愚人,因为他们未能从看得见的美物,去发现那自有者,注意了工程却不认识工程师,反而认火、风、流动的空气、运转的星辰、洪流的巨涛、天上的光体为统治世界的神。如果有人因这东西的美丽而着迷,奉之为神;那麽,他们就应知道:这些美物的主宰更是美丽,因为全是美丽的唯一根源所创造的。 如果有人惊奇这些东西的力量和效能,就应明白:创造这些东西的更有能力;因为从受造物的伟大和美丽,人可以推想到这些东西的创造者。不过,这种人的罪尚较轻微,因为他们寻找天主,也有意找到,却一时误入迷途:这也许是由于他们所见的世物实在美丽,因此,在专务研究他的工程时,只追求外表;但他们仍然不能推辞无过:因为他们既然能知道如此渊博,甚至能探究宇宙,为什么不能及早发现这些东西的主宰呢?”罗马人书一19-20:“认识天主为他们是很明显的事,原来天主已将自己显示给他们了。其实,自从天主创世以来,他那看不见的美善,即是他永运的大能和他为神的本性,都可以凭他所创造的万物,辩认洞察出来,以致人无可推诿。”依撒意亚先知书六3:“万军的上主,他的光荣充满大地。”
  我们不但可以从人性的欲望、良心的呼唤证实宇宙间确有一种“存在物”的存在:天主,而且更透过万物:理智的认识,找到天主;因为圣经告诉人类:人有此能力,凭借自然之光能透过受造物确认天主的存在:万物的起源和终向,因为人乃按天主的肖像而受造(创一27),又奉召唤去认识、爱慕他。人对天主的渴求已铭刻在人心中,天主也不断地吸引人,帮助人类认识他的存在,为进一步使人类在信仰中接受启示。然而,人类拥有的那种天赋认识天主存在的能力将会遇到诸多困难:民族文化、物欲、私欲、民情风俗、经验主义、唯物主义、世上邪恶势力的反抗、对宗教的无知与漠不关心、对世俗和财富的焦虑、信友的坏榜样、敌视宗教的思想潮流,社会错导教育的价值观:无神、唯物的教育……严重地削弱人类之洞察力、更好说是扼杀人类寻找、认识天主的存在之力度,“迫使”人类不敢抑或逃避天主的呼召。罗马书一21:“人们虽然认识了天主,却没有以他为天主而予以光荣、感谢,而人们所思所想的,反成了荒谬绝伦的;其冥顽不灵的心陷入了黑暗。”
  在寻求认识天主时,我们单凭理性上认识天主是不够的,因为理智本身在有效地运用这种天赋本能之时,遇到诸多难题:天主的本质、人与天主、人与世界、世界与天主的关系,都是绝对超越感官领域;从理性角度(自然之光)去认识是不可能的,更何况人性遭受罪恶严重的破坏而损伤呢?我们求天主指引那已受损的人性有正确的良心洞察力认识天主的存在。
  我们凭良心、逻辑(理性)中找到的天主是非常笼统、模糊、浅表的:只能站在天主本质之外围(远处)观望他的存在,究竟他是什么“东西”?那就难以描述了。我们只有进入他的本质世界才能认识他。除非“当事人”:天主,他自己告诉我们自已是谁,否则,我们将永远无法认识他的奥秘

版权所有 天主教辽宁教区 Copyright © Lnjq.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南乐郊路40号 邮编:110011
电话:024-24812527(教区) 024-24124403(祭服制作) 024-81232557(塑像制作)

ICP备案编号:辽ICP备080063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