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需要宗教吗﹖
http://www.lnjq.org 2004年10月01日 辽宁教区 字号:T|T
为求善度现世一生和进入来世的幸福永生,人单靠己力是不够的,还需要外力的引导和辅助。在这方面,能提供有力服务的,莫过于宗教。历史的事实告诉我们,宗教对社会人心产生的重大影响,有目共睹。为什么有许多人,不分国际、性别、尊卑、贤愚,竟能虔诚的信奉宗教就是这个原因。
1.宗教与迷信及民间信仰
有一些人把宗教与迷信混为一谈,认为宗教是迷信,是麻醉人的鸦片。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宗教与迷信是截然不同的两件事:迷信是没有理由的盲从,经不起理知的分辨和批判,是由无知而来。宗教却是真正信仰,它有教义,有教规,有组织。它的教义不怕理知的分辨,它的教规,是引人行善避恶的标准,它的组织严密,教会人员服务热心,对人精神及道德生活的加强和提升,贡献匪浅,可说宗教是人生的向导。
有人把宗教与民间信仰混为一谈,这种想法是错误的。民间信仰不能称为宗教,因为它没有教义、没有教规、没有组织,只是一般民众对某些人物的崇拜,误信以为神。这种崇拜,多由上代沿袭传下,提不出什么可靠证明。一般民众不查,只是随着大众崇奉而已。这民间信仰,无法与宗教相提并论,因为每个宗教的创立,有史可查,每个宗教的教祖、确有其人。每个宗教都有当信的教义、当守的教规及严密组织,引导人心向上向善,善度人生,诚如中国人所说:「各教都劝人为善」。
2.宗教与科学
近世以来,由于科学昌明,有些人遂认为科学万能,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不再需要宗教了,甚至还说:「宗教是反科学的。」这种说法是错误的。宗教与科学是两种不同的科目,各有各的研究对象和箱围,互不冲突互不侵犯。科学研究的对象,是宇宙间的自然现象,藉实验求证,证明自然现象之故然,它的范围不出自然界。宗教研究的对象是精神价值,藉推理求证,证明自然现象之所以然,它的范围是超自然界的(精神界)。自然界和超自然界(精神界)是实有的共存的,并不互相冲突。同样,研究这两界的科学与宗教又有什么可冲突之处﹖
宇宙间的一切事物,大如天体星球的循轨运行,中如植物动物的生息、成长与活动过程,小如原子电子的组成与活动,都遵循固定的规律。这些规律是被科学家逐渐发现的,并非由科学家立定的安排的。这些固定的规律,远在被科学家发现以前就已存在。科学的任务,是藉实验证明自然界事物如何遵循这些固定规律运行、生息、成长及活动,但并不研究这些固定规律是由何而来,是由谁立定安排的,因为科学无法藉实验证明这些规律的由来,已超出科学的范围而进入超自然界的领域。宗教所研究的是超自然界的事,就是研究宇宙间这些固定规律的由来,是由谁立定安排的。所以科学的研究范围和宗教的研究范围彼此不同。科学所研究的是事物之故然,宗教所研究的是事物之所以然,谁也不相反谁,而且是相辅相成的。假如有人说「宗教是反科学」的话,他便犯了武断的毛病。这种武断的说法,才是反科学的,因为他不能以科学实验证明他的说法是真实的。
3.那个宗教更适合人生
世界上具有宗教条件堪称为宗教者,计有道教、佛教、回教、婆罗门教、天主教及基督教。道教和佛教盛行于东亚,婆罗门教盛行于印度,回教盛行于中东及北非,天主教及基督教盛行于欧美澳三洲,最近于亚非两洲也有迅速发展。
究竟那一个宗教对人生更为重要、能助人获得幸福永生呢﹖社会人士,见仁见智,各不相同。有些人士以为「各教都劝人为善,各教有各教的天堂,信奉那个教都好」。其实,在这重大问题上不该人云亦云的随波逐流,应该认真的详加研判,慎作抉择。就以我国来说,婆罗门教和回教并不适合我国国情。佛教自汉朝传入中国后,因历朝许多皇帝的崇奉和提倡,已逐渐盛行全国;但在人死后归宿的涅盘问题上,各乘与各宗的主张竟彼此分歧;小乘认为人人涅盘后的境界是空的,身智俱灭;大乘则认为人人涅盘后的境界是实的,有法身有静盘;三论宗则认为涅盘的境界也空也实。此外,在主张涅盘的境界是空的宗派中,或主张是实的宗派中,又各有程度深浅的不同,在人生如此重大问题上,各宗派的主张竟如此分歧,实让人莫知所从。至于道教炼丹成仙、上天见玉皇之说,更提不出不怕理性考验的理由,以资证明,而却与一般迷信或民间信仰相混合,早为有识之士所诟病。
在我国文化里,对人生问题较有贡献的,当推我国的博统伦理道德生活。我国自古以来,由于生活环境关系,一向注重伦理道德生活。在中国文化里,虽然没有出现过一个有高深教义和严密组织的宗教,但中华民族决不是无神论者,他是一个由伦理生活来表现宗教信仰的民族。从我国经书典籍可知,我古圣先贤,根据天赋良知、体认到上天是宇宙万物及人类的根源。礼记郊特牲上说:「万物本乎天。」意思是说,万物乃天所赐,供人享用。诗大雅上也说:「天生烝民,有物有则。」意思是说,人的才能是天赋的,所谓天生我才必有用。为此,人该敬天,敬天之道,第一是祭天,为向天谢恩,表示天人感应。第二是顺天:要听天命、尽人事,追求自己的完善。第三是法天,即在为人处世上,要效法上天化育万物及爱护人类之德,产生博施济众之心,讲求仁义礼智,实践孝悌忠信,把爱己之心推展到大众身上,期达天人合一之目的。这种人生观与天主教义内「爱天主在万有之上及爱人如己」的最大诫命,在实质上可谓不谋而合,只是方式不同而已。不过这个人生观也有它美中不足之处,因为它只讲现世,不讲来世,即只讲现世的天人关系及为人之道,不讲来世的天人关系及人来世的归宿问题。这是中国人生观的一大缺憾。因为根据正当人生哲学的解释,整个人生包括现世生活及来世归宿两部分。现世生活是短暂的,俗语说:「上寿不过百岁。」来世灵魂的归宿是永久的,该永久归宿是否幸福,端赖是否善度现世生活而定,该永久幸福归宿,为人是极端重要的。中国的伦理生活既然忽略了来世归宿这一部分,中国人遂向佛道两教去追求。佛道两教所提供的来世归宿、或各派主张分歧,使人莫知所从,或迷信无稽,但仍为许多民众所接受,认为聊胜于无,这在说明来世的归宿问题为人生是如何重要。中国的伦理思想,既然缺少来世归宿这一部分,这个缺憾需要由一个正确完整的人生观,予以充实和提升,以求臻于完善。
天主教对整个人生观,不论是现世或来世,都拥有正确完整的答案,在本文前面第四题;「天主教对人生问题的解答」中已详加阐释。关于人生的现世部分,天主教义的解释与中国伦理思想的解释,在实质上颇相符合,在本文前面第四题第一节:「人生从何来」和第三节:「人在世一生所负的使命和任务」中均予以说明。关于来世归宿部分的解释,在本文前面第四题第五节:「人死后的归宿」中也已解释清楚,天主教义在这方面的解释,正可补充中国伦理思想在这方面的缺憾,而且中国伦理思想,对现世人生的解释,可说正为接受天主教来世人生归宿的解释作准备。倘若把中国伦理的现世人生观部分,与天主教义的来世人生归宿部分互相融合起来,定会形成一个非常适合中国人的完整人生观,使双方收到相辅相成的效果;中国伦理人生观的缺憾能获得充实,臻于完善,天主教义在中国文化里也得以扎根发扬,履行他在整个人生上服务中华民族的重任,天主教是个服务各民族,适合各民族信奉的宗教,多年来天主教能盛行于欧美澳三洲,近年来又能在亚非两洲迅速发展,就由于他能提供一个适合各民族的完整人生观之故

版权所有 天主教辽宁教区 Copyright © Lnjq.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南乐郊路40号 邮编:110011
电话:024-24812527(教区) 024-24124403(祭服制作) 024-81232557(塑像制作)

ICP备案编号:辽ICP备080063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