莠子的比喻
http://www.lnjq.org 2006年04月25日 辽宁教区 字号:T|T

耶稣比喻天国好像一个农夫,他在田里撒下了好种子,可惜当他睡觉时,他的仇人竟把「莠子」撒在他的田里走了。过了一些日子,当麦子开始发芽时,莠子同时也长了出来。仆人一见去问主人是谁撒的莠子?主人说这是仇人做的,暂时让它去好了,将来收割时,可先把这些莠子捆起来放在火里烧毁,然后把好麦子放在谷仓内储用。(玛十三24—30)

在城市中长大的孩子,可能从来没有见过这类莠子。说得简单点,它是一种野草,俗称「狗尾草」,无论形状或颜色它都与一般初长的稻禾或麦子差不多,不仔细看真很难分辨。莠子在欧美,大家都叫它「毒草」,巴勒斯坦人则叫「坏蛋麦子」,因为它们既苦且毒,不小心误食能使人头晕或呕吐,没有人不讨厌它们的。

「仇人故意把莠子撒在麦地里」,这种恶作剧在台湾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但在巴勒斯坦却并不稀奇。即使在今日的印度,若有人对邻居报复,居然还说:「小心我要撒坏种子在你田里!」

这类暗中撒莠子的仇人究竟是谁?耶稣时代可能指法利塞人及其同党:他们不断批评耶稣,处处与耶稣作对,使民众怀疑祂究竟是否真默西亚。耶稣死后那几个世纪,仇人则是那些教会的叛徒:他们唾弃耶稣所立的教会,自立门户,发动各种裂教现象。到了近代,则可能指唯物主义、共产主义、情色主义等等。以上这些主义有一个共同点。它们都或多或少地否认精神现象,强调宗教即迷信,不是怀疑就是否认人死后有永生之存在。这种人不是福音的仇人又是什么?

但我们不必看得那么远,即使在我们目前的教会中,也有不少这类莠子存在。那些生活不羁常立坏榜样的教友,难道不是害群之马的莠子?在美国最近所爆发的那些恋童神父,不但使整个教会蒙上一层阴影,今后教友对神职人员之尊敬也可能要打折扣!他们不是莠子又是什么?等而下之,那些徒具信友之名而无信友之实的所谓冷淡信友,也多多少少是一种有毒的莠子;他们自己不实践信仰则已,偏偏影响别人去做一个虔诚的好教友;他们自己不想进天国,也阻止了人家进去。

但这些害人的莠子有祸了,因为一旦收割的时期来临,他们必先被捆起来投入火中去燃烧,那些忠心耿耿的信徒却将被迎接升天,永远地去享受为他们所准备的天国,永福。

芥子及酵母的故事

「天国好像一粒芥子,人把它撒在自己的田里。它固然是各样种子里最小的,但当它长起来,却比各种蔬菜都大,竟成了树,甚至天上的飞鸟飞来,在它的枝上栖息。……天国又好像酵母,人取来藏在三斗面里,直到全部发酵。」(玛十三31-33)

这两个比喻的直接对象,可能正是宗徒们。宗徒听了上面的两个比喻后,可能已感到焦虑不安:若天国的种子到最后只有少数能开花结果;若那些种子必须与莠子一起长大,那天国之路实在太难了!耶稣为了慰抚他们,才讲了芥子及酵母的故事。

芥子这类种子,在台湾及大陆好像没有见过,但在巴勒斯坦一带却很普遍。我曾有幸两次赴圣地,一次在复活节前后,正是芥菜子发芽成长时:另一次则在十月,正好芥菜子已长大成树。某次大家在一个小村参观,有人要求农人把芥菜子拿出来给大家看看。那些子粒果然很小。小得有点像芝麻。但据那位老农说,芥子并非最小,一种叫「丝柏子」的比它还要小。至于长大后成为大树,其实也只有三、四公尺高而已,不过在沙石地带,它的确已是树中之王,高大得连鸟儿也抢着来筑巢了。

耶稣用这则比喻,似乎在告诉宗徒们,叫他们不可因人数少,团体小而害怕,只要他们在圣神领导之下,再接再厉地把福音传出去,有一天教会也将成为一棵高耸入云的大树。记得年幼时我曾见过一位祖父级的老教友,他说他年轻时那座小圣堂刚造好,但进堂的却还不到十几个人。幸好神父不断用芥菜子的比喻鼓励他们,叫他们处处立好榜样;邻居有何困难,必须时时伸手援助;那里有病人也必须前去拜访。这样不出二十年,教友人数竟成长了一倍,直到抗战时期,那座小堂已挤得座无虚席了。芥菜子成大树,这不是只要工夫深,铁杵也能磨成针的故事吗?

酵母的意义与芥菜子类同,两者都有点「以小立大功」或「小灵魂也能成大圣人」的象征。一小撮酵母能改变三斗面粉,使面食吃起来又脆又香。大家都知道小德兰之所以成为大圣女,还不是由于觉得自己很小很弱,因此终其一生,只想做一个小小的小孩子。「小即是美」,天下一切轰轰烈烈的大事,都是由一滴一点的小事累积起来的,耶稣希望我们努力做的,也正是这些每天的芝麻小事吧了。

 


版权所有 天主教辽宁教区 Copyright © Lnjq.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南乐郊路40号 邮编:110011
电话:024-24812527(教区) 024-24124403(祭服制作) 024-81232557(塑像制作)

ICP备案编号:辽ICP备080063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