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8日 今天是 将临期 第 三 周 星期一
31. 天主教面对日耳曼北蛮入侵罗马帝国的冲击
http://www.lnjq.org 2006年12月14日 辽宁教区 字号:T|T

   天主教会自从耶稣基督创立以後,经过了叁百年才被罗马帝国正式接受。罗马的君士坦丁大帝在公元叁一叁年颁布帝国境内宗教自由法令并厚待天主教後,天主教受宠若惊,而且也知道善用良机,奠定教会的基础,发展教义神学和圣经学,排除各种异端,仿照帝国的行政体制树立教会的正统和组织。这种政教配合的美好时日使当时教内不少人士以为天主的国已经降临人间,那真是教会的黄金时代。到了第四世纪末叶,罗马帝国境内的基督信徒几乎都相信教会在帝国的体制之外是无法存在的,因为那时候的教会组织和帝国的行政系统是搭配的,身为教会的主教就等於是帝国的高级官员,再说,那个时代教会的大公会议都是由皇帝出面召开的。

可是正当教会在逐渐巩固它的内外生活体制的时候,罗马帝国却开始衰微没落。公元叁九五年皇帝狄奥多西(Teodosio)去世,遗命把帝国东部交给长子阿尔卡迪奥(Arcadio),西部交给次子奥诺里奥(Onorio),一个大帝国从此分为东西两半,再也没有统一过。这时候,欧洲北方蛮族已经开始南下入侵罗马帝国,西罗马帝国早已病入膏肓,所以经过北蛮屡次攻打侵扰之後,在第五世纪七十年代覆亡。至於东罗马帝国,却能够继续维持一千年,但是它的疆域越来越小,直到公元一四五叁年奥托曼帝国皇帝穆罕默德二世攻下君士坦丁堡,才寿终正寝。

在东西罗马帝国数百年、甚至一千多年的变幻中,教会虽然历尽波折,却能在人世沧桑中避开历史时空的存废逻辑,继续走它有别于现世其他任何团体组织的道路。

话说第五世纪初年,欧洲北部日耳曼蛮族受到来自亚洲匈奴人的侵扰,于是纷纷越过多瑙河和莱茵河,闯入罗马帝国境内求生。公元四一零年,西哥特人(Visigoti)在他们的首领阿拉利克(Alarico)的率领下攻陷罗马城,焚烧掠夺两叁天後扬长而去,事件震惊整个罗马帝国。西哥特人最後定居高卢和伊比利安半岛。公元四二九年,北蛮的之一的汪达尔人(Vandali)得到北非罗马帝国叛将博尼法乔(Bonifacio)的内应,入侵北非,大肆焚掠残杀之後,反目围困引狼入室的博尼法乔于伊波纳城(Ippona)数个月。该城的主教奥斯定四方奔走,救济和安慰涌入城内的大批难民。年届七十六高龄的奥斯定疲劳奔命,又得疟疾,终於在公元四叁零年抑郁而终。次年,汪达尔人攻下伊波纳城,八年後又占领西罗马帝国北非行省重镇迦太基(Cartagine),成为北非的新主人。

当汪达尔人横扫北非之际,匈奴王阿提拉(Attila,400-453)攻入西罗马帝国。公元四五一年阿提拉进犯高卢北部,在巴黎附近的特鲁瓦(Troyes)遇到帝国和蛮族联军的顽抗,战事剧烈,双方损失惨重,阿提拉打退堂鼓。隔年,阿提拉又率部众南下意大利,西罗马帝国军队迎战不利,皇帝瓦伦蒂尼亚诺叁世(Valentiniano III)震惊,委托教宗良一世(Leone I)前往北部明乔河畔(Mincio)安抚匈奴人。

罗马幸逃了匈奴之患,但它那摇摇欲坠的体态却无法逃过南方北非汪达尔人的垂涎,叁年之後,公元四五五年,汪达尔王根泽利克(Geseric)从北非率舰北上,长驱直入罗马,蹂躏十四天而去,罗马文物破坏殆尽。又过二十年,罗马出了一位年轻没有经验的皇帝罗莫洛.奥古斯托洛(Romolo Augustolo),他在位不到一年,就被手下蛮族 兵头目奥多亚克(Odoacre)推翻。罗莫洛.奥古斯托洛算是西罗马帝国末代皇帝,此後不再有任何帝王出现,西罗马帝国从此灭亡。一个文明的古罗马世界,一个信仰基督的帝国就这样消失在历史中,继之而起的是由西哥特人、东哥特人、布根蒂人、汪达尔人这许多蛮族所建立的小王国。

西罗马帝国覆亡,但是那里的基督信徒仍然存在,他们的哀痛失望不难想像,许多教友以为世界末日已到,他们不相信教会能够没有帝国而能继续存在下去。早在公元四一零年西哥特人侵犯罗马两天的时候,帝国境内的教友已经遭受了一次大创伤,当时的异教居民就认为那是他们的神在惩罚帝国,因为帝国丢弃原来的宗教而改信耶稣基督。如今帝国完全消灭了,基督信徒更忧心忡忡,他们自问:为甚麽遗体珍存供奉在罗马城的圣伯多禄、圣保禄宗徒以及许多致命者没有保护罗马免於蛮族的凌辱、侵占和摧毁?另有些教友则说,这是天主在惩罚基督信徒所犯的罪过。

隐居在东方巴勒斯坦白冷城的大教父热罗尼莫圣师听说罗马遭蛮族侵犯,朋友和许多人遭屠杀,悲痛之馀,向罗马的遇难者遥寄同情的眼泪。而远在南方北非的奥斯定听说罗马被西哥特人蹂躏抢掠,则发奋写'天主之城'这部名作,寄哀情于文字,设法以超性的观点来说明人世沧桑的无常和天主上智安排的永恒。

在北蛮大举侵犯罗马帝国、而帝国各地方政府处於摇摆不定、时存时废之际,天主教会是唯一尚存的组织体制。因此,各地的主教经常代理名存实亡的帝国行政业务。比方北非伊波纳城的主教奥斯定在汪达尔人血洗北非之际,他便在当地收容无数的难民,并要求各地的主教和神父们坚守岗位,与地方人民共患难 。

既然欧洲北方蛮人迫於匈奴的进逼,纷纷西移南迁,侵入罗马帝国疆域,造成喧宾夺主的情势,教会中有些人士对新局势有了新的见解,他们认为必须接受事实,与这些野蛮人和平相处。从另一方面来说,蛮族中有些头子也非常敬仰罗马文化,他们甚至邀请前朝帝国的官员襄佐政务。葡萄牙北部布拉加(Braga)城一位名叫奥罗西奥(Orosio)的神父,九死一生逃避了汪达尔人的屠杀,奔往北非伊波纳城,依附在奥斯定主教那里,他在所写的'抗拒异教徒史略'(Storia contro i pagani)中说:「有谁知道正当东西方各地的圣堂充满匈奴人、汪达尔人、布根蒂人的时候,野蛮人侵入了帝国呢?难道我们不应该为天主的仁慈而欢心雀跃吗?他借着我们的破产而使许多民族认识了真理,否则,他们怎能与真理接触呢?」。

奥罗西奥以为北蛮的入侵宣告了教会将进入新的时代。事实上,这些日耳曼蛮族中,有很多已经是基督信徒,因为在第四世纪中叶的时候,就有一位属於亚略异端、哥特人、名叫乌尔菲拉(Ulfila)的主教向他们宣讲福音。一般而论,这些日耳曼蛮族对欧洲的天主教徒还算客气,但是对北非的天主教徒则残暴异常。

在蛮族侵扰西欧的时候,也发生一件趣事。根据第六世纪法国图尔(Tours)教区主教额我略(Gregorio di Tours,538-594)所写的'法兰克人历史'的记载,娶天主教女子克洛蒂尔德(Clotilde)为妻的蛮族法兰克人君王克洛多维奥(Clodoveo, 466-511),在一次对抗另一个蛮族的时候,发现他的部众就要溃败下来了,突然急中生智,高举双手, 着眼泪向天呼求说:「克洛蒂尔德所称呼的永生天主之子耶稣基督,据说你帮助那些陷入危险的人,并使寄望于你的人得胜,因此,我虔诚求你前来相助。如果你使我战胜敌人,好证明你的威能,就像那些把自己奉献于你的圣名的民族所经验到的一样,则我必定信奉你,因你的名受洗,因为我曾呼求我的众神明,但他们并没有帮助我,足见他们没有任何能力,他们无法帮忙那些事奉他们的人。所以,我恳求你,也愿意信赖你;请叫我脱免敌人之手!」。克洛多维奥祈祷完毕,顿见敌军狼狈溃逃。

法兰克王克洛多维奥在生死关键时刻,因着祈祷而转败为胜,他所经验的奇迹和两百年前罗马帝国君士坦丁大帝凭着基督十字架的标记而战胜强敌的事迹如出一辙。克洛多维奥没有食言,他真的皈依天主教,而且对後世发生极大的影响。因着他,法兰克人都信奉了天主教,而这个蛮族也从此得到高卢罗马人在文化文明各方面的帮助,进而征服了日耳曼各蛮族部落。

西罗马帝国灭亡後,天主教徒看到法兰克人世界中有一位信仰天主的君王,因此倍感亲切,他们于是渐渐地不再把向心力投向东方的君士坦丁堡,因为在西方已经有了一位新的'君士坦丁大帝'。
当法兰克人逐渐征服日耳曼各蛮族的时候,东罗马帝国皇帝查士丁尼(Giustiniano,482-565)也发奋收复失地,设法把沦入蛮族手中的领土抢回来,这件事他在北非和意大利倒有些斩获。可是查士丁尼皇帝的最大成就还在於建造君士坦丁堡那座辉煌的圣索非亚圣殿,以及颁布罗马法典,就是所谓的'查士丁尼法典'。这部汇集罗马帝国所有法律的法典成了後世欧洲民间和宗教一切法律的蓝本。

 


版权所有 天主教辽宁教区 Copyright © Lnjq.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南乐郊路40号 邮编:110011
电话:024-24812527(教区) 024-24124403(祭服制作) 024-81232557(塑像制作)

ICP备案编号:辽ICP备080063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