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0日 今天是 常年期 第 三十三 周 星期一
哪些亚洲枢机最具影响力?(二)
http://www.lnjq.org 2012年06月05日 天亚社 字号:T|T

    在这篇博文的第一部分,我们审视了职权强大的圣部,它们主要处理教会的内部事务;而宗座委员会通常被视为梵蒂冈部门的「第二阶梯」,一般负责教会与广大世界的接触,或与教会领导阶层管治不直接有关的事务。

    你可能猜想到,委员会中最多亚洲人委员的是宗座宗教交谈委员会。在亚洲大部分地方,经过数千年的发展,不同宗教的人一起生活,基督徒毕竟占少数,而且生活在复杂的信仰环境中。在这情况下,基督宗教往往是新来者。该委员会委员中有三位亚洲人枢机:印度的若望.迪亚斯(Ivan Dias)和泰莱斯福尔.托波(Telesphore Toppo),以及香港的汤汉。

    其他委员会并没有那么多亚洲人。或许令人惊讶的是,负责确保所有梵蒂冈法令与教会法律协调相一致的宗座法律条文委员会却有两位亚洲成员,他们分别是迪亚斯及奥斯华.格拉西亚斯(Oswald Gracias)枢机,两人均来自印度。

    迪亚斯枢机亦是宗座基督徒合一委员会及教友委员会的成员;格拉西亚斯枢机是宗座社会传播委员会委员、托波枢机是宗座文化委员会委员;越南的范明敏枢机则是宗座医疗牧灵委员会委员。

    但事实上,很多重要的委员会依然没有亚洲人枢机。然而,其中部分委员会的工作范畴对亚洲教会有重大影响。例如,正义和平委员会应对支配现今世界的众多经济及社会问题;还有是移民及旅客牧灵委员会、家庭委员会,以及最新成立的促进新福传委员会。

    促进新福传委员会旨在为在世界各地的福音传播注入新活力,现在却似乎更专注于在世俗化的「旧世界」(尤指欧洲)重新激发人们的信仰。

    以上大概是教廷内亚洲枢机的总数,迄今担职最多的人物是迪亚斯枢机,他总共是七个圣部及委员会的委员。

    远远落后的有范明敏枢机(两个圣部及一个委员会)、格拉西亚斯枢机及托波枢机(同样一个圣部,其中一人有两个委员会)。印度的乔治.阿伦谢里(George Alencherry)枢机及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枢机都是两个圣部的委员,而汤枢机是一个圣部及一个委员会的委员。最后,病重的八十四岁伊拉克巴比伦宗主教伊曼纽尔三世德里(Emmanuel III Delly)枢机仍然是一个圣部的委员。

    这堆数字所突显的事实是,亚洲在罗马教廷的影响力较小,但相比之下,印度的影响力是压倒性的。在梵蒂冈部门共廿三席亚洲「成员」中,印度占十五席,越南占三席、斯里兰卡占两席、伊拉克占一席。亚洲唯一的天主教国家菲律宾完全没有代表。

    这主要是因为亚洲大部分枢机已超过梵蒂冈八十岁的退休年龄,所以他们从教廷权力范围消失。事实上,他们不能在选举教宗的会议中投票。

    鉴于梵蒂冈转变的步伐缓慢,我们可能要等很长时间才能看到这些名额出现明显的改变。


版权所有 天主教辽宁教区 Copyright © Lnjq.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南乐郊路40号 邮编:110011
电话:024-24812527(教区) 024-24124403(祭服制作) 024-81232557(塑像制作)

ICP备案编号:辽ICP备08006385号